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常州 >> 历史文化 >> 常州文物 >> 正文

孙慎行《行书佛偈语八条屏》

发布日期:2023-03-16  浏览次数:  字号:〖默认 超大

孙慎行《行书佛偈语八条屏》


孙慎行(1565—1636),字闻斯,号淇澳,又号玄晏子,常州武进人,是明代著名明代儒学大师、军事家、散文家唐顺之的外孙,其祖先为明朝开国功臣燕山侯孙兴组之后,可谓家声显赫。家族及外祖父的事迹对他影响很深,所以他自幼即勤奋好学,在万历二十三年(1595)殿试中摘得“探花”(第三名)的桂冠。天启初,拜为礼部尚书,为追论大学士方从哲进荐“红丸”罪案,为当朝权贵所忌,于天启二年(1622年)托病辞官。后阉党作《三朝要典》翻“红丸案”,指责孙慎行为罪魁,流放宁夏,适逢魏忠贤失势才幸以免谪。崇祯元年,命以故宫办理詹事府,力辞不就。崇祯八年(1635)荐召入阁,但未及上任即逝世,享年七十二岁,被追赠太子太保、谥“文介”。他著有《中庸慎独义》、《史左编》等十四种,三百二十多卷。因其操行峻洁,被明廷尊为十大贤臣之一。

孙慎行一直是以贤臣的形象被人们所知,并不以书法名世,故其书法作品传世极少。这件《行书佛偈语八条屏》可谓他的力作,尺幅巨大,画心即有纵 168.5厘米,横38.5厘米,为国家一级文物。从其线条来看当以硬毫秃笔写就,用笔上沉着痛快,如快马入阵;结体上横斜高下,恣肆奇崛;墨色上燥润相间,一任自然,自成高格,为典型明末浪漫主义书风。所谓明末浪漫主义书风即明代晚期,社会处于激烈的动荡之中,各种思潮纷涌而至,在书坛上则由此出现一种个性张扬的书法,主张革新的精神和内心情感的抒发。这种浪漫主义的书法作品在形式、笔墨、结体、章法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品多长幅巨制,以奇崛雄强的风格打破了传统的书法模式。身处这样一个时代的孙慎行或多或少地要受到时代书风的影响。

常州博物馆还藏有他的《<保合堂记碑>拓片》与《<挽诗碑>拓片》两件作品,均书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时孙慎行43岁,正值壮年。前者为其舅父唐鹤徵(唐荆川之子)80寿诞而撰并书,后者则为纪念唐鹤徵故去而作的七律挽诗两首。从以上作品可以看出,他的书法似根植于颜真卿与柳公权,有着颜体的雄浑博大与柳体的神清气健,森森然不可侵犯之色跃然纸上;从其间架结构来看,又深受宋代黄庭坚与唐代李邕的影响,加上本身的学识修养和对书法的体悟,因而形成了学古而不泥古,出新意于法度之中的独特面目。

孙慎行书法所呈现出来的不拘点画、直抒胸臆,与其内心深处的森然之气是一致的,透过他的书作,有明一代的孤介贤臣的铮铮傲骨仿佛出现在观者面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返回顶部】【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