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图片新闻 科普动态 科海导航 科技工作者建议 海智基地 科普博览 科普视频 科普动漫 科普摄影 科普资源
科技工作者建议
发挥我市基层民间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
发布日期:2011-08-30   浏览次数:   字体:〖

  民间组织是与“政府组织”相对的一个概念,它是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逐步深化的过程在行政管理中提出和使用的。具体地说,经济体制转轨是基层民间组织兴起的源动力,它创造了社会的多元需求使民间组织的兴起成为必要,并且为其发展提供了财富的前提。政治体制改革是基层民间组织蓬勃发展的直接动力。从政府剥离、转移出来的部分公共事务管理职能必须有相关的民间组织来承接,社会的多元化需求和政府的有意识培育造就了一批民间组织,同时播下了民间社会自主性和独立性生长的种子,从此社会力的成长高歌猛进。民间组织既是这种社会力成长的必然结果,也是这种社会力的重新组织化。
  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可以按照民间组织与政府关系的密切程度,将民间组织大致分为官办和草根两大类。本建议主要是针对我市基层(草根)民间组织提出的。
  基层民间组织特指非营利组织(NPO)中扎根于城乡社区的基层民众组织。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认为基层民间组织具备“社会合法性”,已经成为公民社会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甚至开始影响政府的公共政策制定过程。因此,推进我市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发挥社会管理中的非营利组织(NPO)机制已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任务。
  一、我市基层民间组织发展状况
  如上所说,民间组织的兴起和发展是社会转型带来的必然结果。而我市正处于经济体制改革较早的苏南发达地区。较好的经济基础孕育了丰厚的社会资源,我市在社区建设、社区民间组织的培育方面长期走在全省乃至全国的前列。
  目前我市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已经取得显著成绩:第一,基层民间组织的数量、种类和活动频率等都呈持续上升态势,以钟楼区荷花池街道为例,该街道下辖13个社区,现有基层民间组织65个,平均每个社区拥有5个民间组织。其中文体类组织24个,服务类组织14个,学习类组织13个,维权类及志愿服务类组织14个,有些组织已成为精品,例如荷花池社区的夏戈工作室等;第二,基层民间组织的角色意识正在逐步觉醒,为组织成员、基层居民和社会公益代言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传统角色——政府的助手和桥梁;第三,政府培育和扶持对于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超过六成的基层民间组织是在政府的推动下,或者是直接按照基层政府的要求成立的,基层民间组织与政府之间有着天然的沟通渠道。
  二、我市基层民间组织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是合法性不足。现行法律规定的获取社团合法身份的“门槛”过高,有近1/4的基层民间组织处于既未登记也未备案的“非法”状态。而实际上,这些组织一直在开展活动,并且已经得到基层政府和广大居民的认可。
  二是发展缺乏合理科学的引导。空间分布上不均衡,区县之间,街道之间、社区之间差异非常大;时间布局上不科学,出现了“免费搭车”争抢公共资源,甚至引发扰民现象。类型设置上不合理,基本上以文化娱乐型为主,其次就是爱心帮困类组织,而服务类、维权类组织却相对较少。资源配置上不优化,那些缺乏市场竞争力的、意识形态的、传统优势的、福利志愿型的基层民间组织尽管为社区发展所必需,却在资源获取上无法抗衡其他处于优势地位的民间组织。
  三是缺乏相关的支持系统。民间组织是社会生态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其发生发展都依赖于其他系统的能量支持和转化。目前我市尚未建立起一套与基层民间组织发展相适应的支持系统。包括调研、咨询、资金投入、培训、信息、评估等机制。
  四是基层民间组织自我成长的存续动力不足。主要表现在缺乏资金和人才支撑、组织的自主性弱、缺乏经营意识,管理落后,公信力有待提高等方面。
  三、加快我市基层民间组织发展的建议
  目前,基层民间组织已成为中国新型社会支持网络的基础,已成为构建“小政府,大社会”格局和推进民主的重要力量,也是公民社会力量萌生的最基层。推进我市基层民间组织发展理应是构建和谐社会、建设文明城市的题中之意。为加快我市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更好地发挥其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特提出如下建议:
  (一)转变观念,放低门槛
  一要认识到非营利组织不是没有盈利,只是不以营利为目的,只是其盈余不在成员间分配而已。
  二要认识到基层民间组织不是政府的对抗力量。诚然,公民社会有监督制衡政府权力的面向,许多地方政府担心发展基层民间组织会对政府的治理构成威胁。事实上,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首先从社会健康发展和政府科学决策的长远利益来看,基层民间组织具有建立公民理性、疏导不满情绪、抑制权力膨胀、增加社会透明度、增进社会福利等重要作用。其次,从台湾的社会发展经验来看,民间组织是实现社会力驯化地最有效途径,这对于当前日益严峻的维稳形势而言,不啻为一剂良方。再次,从目前我市基层民间组织的现实来看,即使是维权类的民间组织,也自觉地扮演着助手、桥梁和减压阀的角色。最后从发展的路径来看,只要坚持“政府引导、分步进行”的原则,实现“强政府—大社会”的互动是完全可能的。
  三是要认识到基层民间组织不仅可以有竞争,而且还应该允许那些不适应竞争的组织自然死亡。竞争是保持组织活力的不二法门,在降低进入门槛的前提下,允许多种社会力量加入到基层民间组织的建设中来,避免那些“被精品化”的组织长期低效益地占用公共资源。
  (二)体制创新,搭建支持系统
  1、在资金投入机制上,逐步建立多元筹资渠道。首先,设立专项资金。这是落实“政府培育”战略主旨的要求,它可以有效保障基层民间组织发育成长的基本资金需求。基层政府可将此资金分为“组织发展”和“专项活动”两部分。“组织发展”资金可多用于扶持对社区发展意义重大的,或是启动艰难、筹资困难但对于社区发展又不可或缺的民间组织的培育,例如维权类、咨询类的组织。“专项活动”资金则可以解除基层民间组织在某阶段或某次活动时出现的资金短缺问题。当然,各基层民间组织也可以根据社区规划和自身发展需要申请使用专项资金。其次,基层政府应加大对基层民间组织实施财政支持的力度。将基层民间组织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社区建设奖励、公益补贴、税收返还等机制,有效引领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方向。具体地说,可以项目管理和政府合同的方式进行,这是模仿市场机制的一种政策选择。基本做法是政府把公共事务管理以项目方式委托给基层民间组织,如以合同形式确立双方的权利与义务,从而使项目、计划、预算纳入一个整体系统,改变过去统一拨付资金的做法,或者按人头付款的做法。与此同时,还要引导社区民间组织不断增强活动盈利反哺自身的能力以及吸引个人或组织捐赠和争取企事业单位赞助等筹资能力,使其逐步形成一个立体多元的筹资体系。
  2、在机构设立上,在市局级层面成立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公益孵化器)NPI(Non-ProfitIncubator)机构,即,主要负责在市级层面上对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进行宏观规划,同时整合社会资源,搭建支持系统,为其提供信息、资金、人才、管理、评估等服务。例如依托高校建立调研、信息咨询、培训系统及第三方信用评估机制。
  在基层政府设立“基层民间组织服务中心”。根本目的是落实政府服务职能,体现政府主导作用。即在民政与基层文化事务管理的框架内,增加社团服务职能,充当连接民间组织与基层政府的桥梁作用。主要针对基层民间组织自组织能力弱、内生性机制不足、资源匮乏和社会认同度低等具体问题,进行指导与服务。“中心”的主要职责有三:一是充当基层民间组织的挂靠单位,并代为寻找业务指导单位,但对基层民间组织不实施直接的指导作用;二是负责对辖区内的基层民间组织进行代为登记、注册、年检与法人变更等常规管理,实行全程管理;三是向基层民间组织提供信息服务和资源供给,起着联系、沟通和协调的作用。“服务中心”以街道的民政事务科为骨架,协调街道的文化、社工等部门依托,对社区的民间组织实施从注册登记到组织运作的全程管理和服务。
  在社区设立“民间组织中心站”。根本目的是为了初步建立规范的基层民间组织管理体制。该机构的性质也为民间组织,以基层民间组织的集体名义充当法人角色。是社区范围内各类群众性社团的领导、协调和服务机构,也是街道和区级政府联系基层民间组织的桥梁和纽带。其职责主要有:服务、领导、协调所属的基层民间组织的工作;负责对基层民间组织调查摸底,规划协调和业务指导;有计划地开展基层民间组织交流活动,在特定领域和特定组织实行民间组织间的横向联系与协作;对基层民间组织成员进行培训、监督、考核、评审;组织民间组织参与社区自治与社区民主;维护基层民间组织的合法权益,代表会员向上级党和政府反映意见和建议;
  3、在人才机制上,提高福利待遇与打通基层精英的参与渠道并举。一方面,基层民间组织专职从业人员的福利待遇低是影响其吸引人才的主要障碍。另一方面,从业人员和参与志愿服务的基层精英也因其提升社会声望,利益表达及政治参与的诉求无法满足而对基层民间组织的热情不高。因此,可组织“社区建设顾问团”,将其纳入基层决策的常规程序过程,赋予他们质询、问责权,甚至可以吸纳进入社区乃至街道管理体系。
  (三)管理创新,实行战略规划
  在本质上说这是组织决策的政策技术,最大的优点是避免了即时性的应急管理,实现了“长效管理”。包括确立“社会发育——政府培育——社会成长”的战略发展思路、明确政策定位和选择发展模式三个步骤。上文所提及的NPI,其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协助政府对我是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做出宏观上的引导规划,并以此指导“服务中心”和“中心站”的工作。
  (四)紧扣城市发展理念
  我市早就提出了建设“慈善之都、爱心之城”的目标,目前又在大力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全国生态城市。为达成这些目标,我市主要依托了各个机关事业单位的组织化力量,掀起了一个又一个创建高潮。但是,正如王伟成市长所说,“创”是一个短期的行为,而“建”才是一个长期的价值实现的过程,这必须立足于基层的社会化力量。毫无疑问,基层民间组织应该是其中最重要的力量。将基层民间组织的发展与城市发展的价值理念结合起来,可以相得益彰。
  (五)一定要把力量集中于草根
  青青草根,生生不息,民间是生命的源泉。这种生命力一方面源自基层社会的多元利益诉求,另一方面是对照于官办民间组织的官僚气息显现出来的。把力量集中于草根,就是要求在推进民间组织发展的过程中,要基于居民的需求,依靠群众的力量,立足基层社区,把提高基层民间组织的公共性、自主性作为重点,最大程度地激发民间力量,充分发挥民间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

 

 

 
主办单位:常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常州市大数据管理局
版权所有 @ www.changzhou.gov.cn E-mail:czwgzx@changzhou.gov.cn 苏ICP备05003616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 1024*768 分辨率